[转]中国人离贫穷有多远?

沿着这个主题,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
也浅谈我的财富观。
2011年,博士毕业,和妻子,同时在一所二线城市大学工作。
收入就不说了,全国统一市场价。
两家基本生活条件,都属于三线小城市的富裕家庭。
我父母,文革期间招工,进的企业。国有企业双职工,父母年轻时,有做生意,有承包小工厂,是85年就是万元户。
岳父岳母,在电力系统工作,岳父是80年代武大毕业,总工程师,年薪在2000年前后10W。
退二线后,在距离家不远的民营电厂做厂长,算是经理人。
说了这么多,只能证明“不穷”。

 

2011年10月,岳父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先是寒暄,聊天,说是想我们了。
妻子就觉得不对劲,接着问出来了,说是当天要做手术了。
没有任何先兆。。。
觉得癌症距离我们好遥远。。。
我们立即赶往老家省会医院。
确诊,是肝癌+胆囊癌+胰腺癌。
几个关键器官,都发现癌细胞。

我们觉得,癌症距离我们好遥远。。。
没想到发生在自己身边。

我的第一想法,就是“钱”。
老人自己有些钱,但是那是养老的钱,并且妻子哥哥收入当时不高,有2次婚姻,3个孩子。
妻子和我商量,要尽最大努力,在经济上支撑。
说说我的工作:
2011年。
平时工资,学校里大概每年8W。
逮着机会,就出去讲课,到自考、成教,每节课60。每年能多挣2W。
很多人觉得老师出去走穴,肯定挣很多钱,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名师确实可以。但普通老师,只能如此生活。
拼命找之前的朋友、师兄、师长,找机会,做项目。每年能多挣5W。
我大概每年能拿到手 15W。
妻子得个空,就去照看岳父,每年学校工资约有5W。
我们两个人,在2011年,年收入大概20W。

现在说说20W,咋花的。
岳父一上手术台,我们立即拿出来5W。
跟踪治疗,1个月去观察、化疗1次,每次去医院,至少拿1W。每个月生活营养费用,5千。
2011年到年底,给老人大概拿了8万。
平时去医院路费、住宿费、送礼,不说了。
两个人的生活费,还要准备买房子。。。

我母亲非常支持我们,时时补贴。

2012年开始,熬的项目好一些了,当年经济政策刺激很厉害。
师兄的公司,居然接到一个大广告项目。
我的收入也上去了,当年项目分成,30W。
人在压力下的潜力,很可怕,学校网评教师,我排名第3。加上年终奖励,在学校拿了13W。
妻子开始出去讲课、培训,每年能拿10W。

岳父这一年,身体还是老样子,当时精神很好。
我们总共给老人大概拿了15W。

妻子怀孕的时候,还在讲台上讲课。呵呵,挺着大肚子。
我们开始买房。
压力下的人生,是痛苦并努力着。
当时我们想,既然项目前景不错,生活质量还可以,老人的病情不可能好转,但基本维持费用,我们可以承担,担心手里的钱自己掌控不了,又没有投资渠道,就开始买房。
一套自住,首付25万,总价67万。
一套写字楼,首付50万,总价95万。
找亲戚、朋友,又借了20万,把这些钱凑齐。
我们当时的想法,很明确,如果岳父病情恶化,需要大钱,房子立即卖掉。

这一年,最快乐的事情,是孩子出世。
岳父在有生之年,见到外孙女。

2013年,国家经济政策开始收紧。
在学校,还是老样子,和妻子年收入约14W。
跟着师兄做项目,当年挣了大概20W。
妻子出去讲课,慢慢有了基础,大概年收入5W。
当时非常辛苦,妻子没坐月子,就接着上课。
给岳父,大概拿了10万。

2013年7月,岳父去世。

从发现多种癌症并发晚期,到去世,总共存活18个月,过了2012、2013两个春节,
在当地医疗系统,是个奇迹。
有硕士生跟踪数据,做论文研究。

2013年8月,学校刚好有短期交流,去澳洲,好好放松了2个礼拜。
妻子打电话说,看我爸爸多疼你,知道你这几年辛苦,在他走后,让你出去休息一下。



简单总结一下:
1、人间真有地狱,就是医院。能想到的地狱酷刑,医院都有。
2、因病返贫、因贫致死的太多了。我见过在医院里夫妻反目、父子成仇的。
癌症的很多特药和进口药物,是不报销的。
很多手术中费用也是不报销的。
化疗使用的药物,和调节修养的药物,大多数是不报销的。
岳父总共花了100W左右的医疗费用,大概只报销了不到35万。
剩余的60多万,我们拿了30多万,亲戚看望病人拿了约10万,岳父自己的钱拿了10几万。
3、钱真好。


岳父去世后,我开始反思自己的人生。
我想,我有必要开始全心全意地做一件属于自己的事情了。
和师兄商量了一下,他说,你可以全身过来跟着,我们一起做。
学校这边,当时成果做的不错,有个晋升的机会。
我觉得,我想到个更大的世界。
家人也赞同,经过这次生死劫难,每个人都觉得,原来我们的小康之家,这么容易被破坏。。。
原来,我们这么穷。。。


2014年3月份,正式辞职。从高校直接辞职。。。
担心学脉断了,导师介绍了个好朋友,我接着做”在职博士后“,科研压力小、没有教学任务。
在公司,担任执行总经理。当时说好的是,年薪底薪30W。

我们买了第3套房子。


呵呵,故事接着来了。
2014年3月份,我到新公司报到的第2天。
妈妈告诉我一个事情,说是我爸爸从2013年年底开始,几乎每天下午低烧,连续2个月了,爸爸一直以为是感冒,没给妈妈说过。。。
经过岳父的事情,我当时很冷静,肯定是癌症或者其它重疾。
到医院检查,做了PETS,没发现癌细胞。。。。
大家松了一口气。。。
骨髓穿刺,做了2次。
查出来了,是重度功能障碍性贫血,血小板几乎为O,血癌。。。
每天治疗费用 ,平均1W。

爸爸在医院存活了35天。
2014年农历三月初九去世。


其实,苦难的人生距离我们很近。


讲几个正能量的故事吧。
1、我爸爸兄弟3个,他最小。还有一个姐姐。感情很好
感情很好。兄弟3个,总共10个孩子。大伯家5个,二伯家3个,我们家2个,我有个亲姐姐。
爸爸住院用钱太急了,即使是卖房子,也需要时间。
妈妈给堂兄、堂姐打了个电话,每个孩子都直接打过来2万。
20万当天就凑够了。
2、我有个发小,外企高管。
从小在我家一起吃爸爸做的饭菜,直接打过来10万,
说,这个钱,是给爸爸看病的,不用还。
不够,下周再打10万。
3、爸爸的几个好朋友,不敢给妈妈打电话,
怕刺激妈妈。
只要打电话,就给我要卡号,说我大哥看病的钱,孩子你不用管。
4、爸爸是个普通人,每天都有亲人、朋友,去医院探视。
PS:探视对病人病情最不好,容易交叉感染。
当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爸爸走的太急了。。。。
急到我们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我们当时所有人,都那么”忙“。
1、姐姐。姐姐在爸爸住院的当天,生孩子。
爸爸去世那天,出月子。
我给姐姐一打电话,她就哭。。。
我说,如果爸能挺过这一关,我们俩,要做好骨髓捐献的准备。
姐姐说:捐我的!
姐夫很孝顺,得空就去医院。
2、我们家,被彻底地打碎了。
我外婆,只有妈妈一个孩子,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
快90岁了,在爸爸住院期间,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老家。姐姐得空在月子期间,就去陪她。
妈妈陪爸爸,一直在医院。
孩子1岁半,放在外婆家。
老婆在学校。
我在新地方。
我们家,6口人,分到了5个地方。
爸爸去世后,家里只有我1个男人,4个女人,4代人。



总结一下吧:
1、疾病如果查出来是绝症,理性一些。
我和妻,明确了一个事情,如果是我们两个在未来人生道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不再治疗了。
2、有些医生,真黑。
爸爸去世的当天,神智不清了,医生还给开了8000多的进口抗生素。
中间的故事,我不再说了。

爸爸去世后的第6天,我和妻去医院结算、报销,堂兄陪着。
堂兄在老家省会最好的大学,大我2岁,正教。
突然握着拳头,讲,我去干那个医生去!
妻也准备好角斗的立场。
我苦笑着,拦下了他们
3、多生孩子吧。
人能保证自己年轻时能干,但谁也不能保证自己老了,不得病。
我们老领导妻子,癌症,老领导自己每天除了上班就去医院陪护。
老有所养,不是个腐朽的传统,
而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岳父的病情上,如果没有大舅哥,我不可能能在外边安心赚钱。
爸爸的病情上,如果没有姐夫、没有一群堂兄弟、没有一群好朋友,我撑不下来。
爸爸走后,我大病一场,每天喝酒。每天都喝。
每天都喝。
4、如果能爱身边的人多一些,就尽量多爱吧。
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
人生这么短,哪里那么多的仇恨。


我现在还在拼命挣钱,和钱,没任何仇恨。

我不知道用较为纯粹的事实陈述,能否阐明在中国国情下我的穷富观?



昨天(2015年5月18日)下午写的,晚上一打开,没想到这么多亲爱的朋友回复,给我鼓励,非常感谢。有朋友说,真正的有钱人,就是进医院,心不慌的主儿。我现在真的这么认为。
说说我的切肤感受,比较乱:
1、为什么这么痛?
两个父亲都死了。
我和父亲、妻爸的感情很好,都很好。他们两位也能经常小聚。
岳父2011年手术后,我和妻把他接到我家住了一段。
妻爸的身体太虚弱,我们又太忙,每天都是爸爸给他做饭。
两个老人,都没活过62岁。都是拼命工作了一辈子,才拿到退休金不到2年。
妻和我,都是80后。
20多岁,父母可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遭遇过痛失亲人,
这种痛苦,是把心一片一片切碎的感觉。
有时候,我们半夜突然会有一个人起床,坐在床边,默默地哭。
我爸爸说,孩子是自己的“掘墓人”,幸运的是,自己还有个“掘墓人”。
2、如何迅速地从自己身体状况和亲人身体状况中发现非常状态?
低烧,长期低烧。这是癌症和其它恶性疾病的前兆!!!
不要担心高烧,我不是说高烧就没问题,一般来讲,高烧是人体免疫系统激活的标志。
但长期低烧,一定要注意,只要低烧超过3天,一定要去查血!
体重下降。
如果短期内,体重下降非常厉害,
比如2个月10斤,不是刻意减肥的,一定要抓紧时间去医院检查。
皮肤和眼球眼敛的变化。
皮肤色素淡化,皮肤血色淡化,一般都是血液病。
肝脏系统功能的改变,会映射到眼球雪丝上。
3、如何直面亲人的死亡?
岳父去世,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2013年端午节,距离他的离开,还有约1个月。
他的精神很好,我们居然一起出去散步、聊天,他还有兴趣让我找家好馆子。呵呵
癌症最后的扩散速度非常快,一夜之间,就能长满身体所有的器官。
岳父很坚强,后来化疗不能做,做微创,把肋骨敲开,把热焰刀插进去,定点烧癌细胞,
他用手抓着手术床头,疼的全身如洗澡一样。
后来他告诉我,真疼,我把牙快咬碎了。
岳父生命意志很强,许多医生都觉得他活不了半年。
我们用自己的生命,给父亲延命。不管我们多累,至少还有个爹,能通通电话,说说话。
爹死了,埋到黄土里了。说给阎王爷拿100万,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给爸爸打个电话???
他死的时候,已经意志昏迷了,吗啡针也没用。
人最痛的时候,中枢神经会自动把痛感调低。
我问过医生,癌症有多疼?
医生想了一会儿说,万蚁噬骨。

我爸前一段,过的忌日1周年。时间真快。
我爸爸治疗时间非常短,只有大概35天。
妈妈一直陪护着他,医生安排要吃高蛋白的,
妈妈每天去菜市场,买条鱼,在菜农家里自己亲手做。
爸爸在去世前2天,和正常人完全一样,只是稍微虚弱一点点,
和他交流,完全看不到任何病态。
他不疼的。我问他,疼不疼?他说,就是难受。
肯定难受,体内的细胞都被病毒吞噬了。
当天,我给爸爸说:
爸啊,我得回公司看看,刚到个新单位,我每天陪你,担心人家有意见啊。
爸爸说:你走吧,没事,这边人多。
然后,我就走了。
我在高铁站,给我四哥打了个电话,四堂哥。
我就象个SB一样,在高铁站放声大哭,我说:哥,我撑不住了!
四哥说,你忙吧,这边人多。我和你嫂子,一直都会在。
我是中午12:00走的,下午18:00陪个朋友吃饭。
妻打来电话,说爸不行了,妈在找救护车,准备往老家拉。
太快了。
我没见到爸最后一面。
到家已经是第2天凌晨了,爸已经换好了寿衣,冰冷安静地躺在那里。
爸没什么大本事,普通人,但人缘很好。
见过的,没见过的,亲戚、朋友,全来了。
我读高中的时候,朋友很多,很多人几千公里,跑回来,参加爸的葬礼。
当年,32岁,我穿着孝衣,抱着照片,送我的父亲,最后一程。

爸死之前,妻一直在身边陪护。
我问妻,爸死前的景象。
妻说,从医院拉回家,快下高速的时候,爸突然说要小便。
小便之后,就只能长出气,呼吸不畅。然后就去了。
人的最后一口气,吐出的时候,全身在一刹那,就如同四季花朵一刻凋谢,那么的放松。

爸的最后一顿饭,是和我吃的。
爸去世之前的头一天,妻和我中午晚上陪他,堂姐一帮人在宾馆休息,妈妈回老家看外婆。
我问他,爸,中午你想吃啥啊?咱吃面条好不好?医生安排了,不能太油腻啊!
爸似乎有点生气,说,面条不好吃,买点肉吧。
我就问了护士,能不能吃肉,护士想了想,说吃吧,提高蛋白,可以的。
我到饭店订了个猪肉肘子,要了一个素菜,2个米饭。打包回来。
我们爷儿俩,把一个肘子,约有小2斤,全部吃完。
这是爸爸辛苦一生的最后一顿餐。

给爸爸守灵那3天,我只知道哭,见了人就磕头。
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四个堂兄,两个伯父,把家里的大事和妈妈都处理好。
外婆快90岁了,白发人送黑法人,
她告诉我:你爸出殡、起灵的时候,我看见他进来,跑到我床头,给我磕了个头。

亲人的死,比我自己的死还要痛苦。
生老病死,是最自然的自然,但也是最痛苦的痛苦。
万物生于尘土,复归尘土。

我不敢和二伯吃饭,每次去看望他,然后就匆匆离开。
每次吃饭,他都要喝酒,然后抱着我哭,哭我的肝颤。
他抱着我哭:孩子,该死也得轮流来啊,我比你爸大,咋让他先死了啊!
爸爸和两个伯伯感情很好,二伯有次摔伤住院,爸爸去看,
啥也没买,就买了几只甘蔗,二伯爱吃甘蔗,然后一节一节地刮干净、切片好,
说这样方便吃。

爸爸的灵寿、周年,大伯从不去墓地,他70多了,他说,我去了,受不了。

人生真苦。
也因为苦难,和苦难的搏击,人类的文明才走到今天。
苦难长生。



2015年5月20日,夜。此文就此搁笔了。
这几天比较忙,几乎每天加班,今天周三,从上周末到今天,熬夜到凌晨,有3个晚上。
一打开“知乎”,消息栏目一直在闪,拨开很多不认识的朋友祝福与鼓励,看到了一个在工业文明冲击下依然保持血亲伦理的亲情底色社会。
向和同龄的朋友,“倾诉”生活的艰辛,以及我们要活得更好的勇气。
1、2011年的生活状态——距离家庭破产,只有一步之遥。
2011年,基本没什么额外收入,教研室的好同事给我介绍到继续教育学院,给孩子上课 。
每节课60块钱,每个周,加上学校的任务教学量,最多时候,要上40节课,
因为有时候周末,还要出去兼职出差,这就意味着我要尽量地在工作日5天,上完这些课程。
每天差不多,4节连上在学校,4节在机构,晚上2节自习。几乎每天如此,晚上回家备课。
网友中肯定有做教师的,这种辛苦和压力,对人的精神摧残,想都有戚戚的感觉。
那时候真累。周五晚上定好火车票,一下课,立即就出发。
那个时候开始,养成了到哪里都能睡好觉的习惯,牙膏、牙刷随身带着,
一是中午直接在教室睡觉,二是出差的话,不用绕回家了。
那时候,生活真难 , 记得很清楚:
去上课的机构外边,有家炒面,爱吃鸡蛋,加一个鸡蛋,就觉得很幸福。
在淘宝上买裤子,100元3条包邮,刚好够夏天换洗的。
有时候,下课急,要赶火车,太堵,直接叫个摩的,冬天特别冷,刮的脸疼、头疼。不敢生病,因为要用钱。
每个月大概拿到手,辛苦上课和学校工资,至少1W。这些钱,都不舍得花,要准备老人看病的医疗费用。
妻那时候,甚至于一直穿着几年前大学读书时候的羽绒服,仔细看袖口都磨出内胆,她要穿着这样的衣服,走上冬天的大学讲堂 。
每个月挣的钱,两个人加起来,很厚了。送到医院却那么薄。
2011年11月份,在岳父手术之后不久,妻怀孕,年纪有这么大了,医生建议一定留下。
2011年年底,寒假放假之前,学校给每个老师发放1箱橙子,当时我在外地出差,就安排妻,找我同事帮忙搬到家。妻脸皮薄,自己提着箱子,不舍得打车,去赶车,结果先兆流产。
2012年的春节,我们一家,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岳父在老家省会医院持续治疗。。。
妻在医院,静躺安胎,绝对卧床2周。。。
春节的城市,人很少,我穿梭在家和医院之间。
那个冬天,真冷。给妻买了生排骨,在家煲煮好,送到医院,
妻的第一句话,就是:多少钱一斤啊?

我妈妈深明大义,她讲,你岳父活一天,你和你大舅哥,就要救一天,没钱,先卖你大舅哥的房子,再卖我们家的房子 。
岳父那年,春节后的精神很好。
我们的孩子也保住了。
岳父生病的消息,和同事都没说,但几个家伙似乎觉察到什么了,对我很好,只要外边有课,就介绍给我,离开学校之后,依然是人生最好的朋友。
那一年,真难。
上天保佑!苦难是人生的财富。

2012年的生活状态—— 收入好了一些,除了照顾岳父,还能有盈余。
2012年,是一生中收入最高的一年。
天不绝人。当人遭遇困难的时候,似乎所有的潜力,都会迸发。
跟踪的项目,几乎都能结算。自己都觉得诧异!
老师兼职,一般就是培训和咨询。培训的劳务费,都会按时、按约支付的。
咨询不是这样的,中间的支付周期很长,甲方主动权很强势。
但2012年,只要是带的项目,都能成。师兄公司的人,都愿意跟着。
妻也没闲着,帮人家编教材、怀孕到7个月的时候,还在讲台上课。
肚子很大,穿着一个西瓜红的孕妇裙,她那时候,爱口渴,得空就喝水,
不舍得买矿泉水,自己带个大杯子。
从小家庭条件还好的她,这时候最大可能地为我减压。
2012年1年,差不多给岳父拿了15W。如果没有外边的兼职,这是我们两个全年的收入。
2012年暑假,我挣到了第一笔最大的项目费10万。然后,其它款项,陆续到来。
每到一笔钱,妻就给岳父打电话,讲我又挣了多少多少,让他安心治病、疗养。
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岳父也觉得有经济上的安全感,于是首付买了一套商品房。
到暑假快结束,手里居然还有盈余!
妻的野心比我大,她讲再找一些钱,我们买个投资用房,算是给未来的孩子一个交代。
当时房地产还有上升空间,当时岳父的身体已经不可能再做大手术,基本治疗费用每个月有个大体的预算。于是又借款,凑足手里的钱,贷款一半买了一个写字楼。

孩子出生,看到了新生的力量和希望。
孩子没有母乳过,妻差不多在孩子出生后2个周,就出去上课。
学校有产假,能休一个学期,但只发基本工资80%,大概只有2000元。
妻也出去代课,给机构代,给学校代。

岳父很疼爱我们的孩子,每次见面都抱着,爱不释手,疼得钻心。

爸爸妈妈因为要帮忙照看孩子,和我们住一起。
外婆也跟我们一起住在学校的流转房。
从小是外婆带大的,她很爱我。
快90岁的老人了,身体很好,有天出差不在家,她突然生病了,急性肠胃炎。
以为自己要死了,就给妈妈说:最近的火葬场在哪里啊?别给孩子添麻烦。

2013年的生活状态——生死疲劳,梦想不灭。
2013年7月,岳父走完自己最后一段岁月。
2013年大年初二,去给老人家拜年,他拿出酒喝。
岳母拦下了,他夺了过来,说:还能和孩子喝几次酒啊。
家里有病人的春节,是人生的一种凄凉 。
大年三十的晚上,妻突然提出要去岳父家看看。
当时我说一起去吧。妻拒绝了,说:你就在家陪爸妈,带孩子吧。
很久以后,妻告诉我:
那年大年三十晚上,岳父又开始发烧,大摆子、哆嗦,岳母一个人都按不住。

岳父成为他们医院的“抗癌明星”,但也没耗过死神对他时刻的骚扰。
岳父去世那天,学校还没放假,刚好妻和我,把手头的试卷阅完。
妻带过班,那帮孩子要来我家吃饭。妻担心孩子到家,要花钱买东西,
就直接订在了酒店。
来了十几个孩子,一桌满满的。
那天孩子们兴致都很高,还喝了酒。
晚上9:00多,学生们返身回宿舍的那刻,妻的电话响了。
妻一直在听,沉默了一下,趴在我怀里,说了一句:爸爸没了。

岳父死后,妻把岳母带了出来,和我们一起住了一段。
18个月,横跨2个春节,岳母一直没有怨言照顾岳父。
脑海中有时候呈现 一幕幕图景:
岳母搀扶着岳父,赶大巴去医院。。。
两个人相互搀扶,到医院餐厅吃饭。。。
岳母和大舅哥在医院奔波,找医生、找药。。。

每次到医院,几乎每次,岳父都坐在床上,拿着前一天的住院清单,带着老花镜,安静地看着,轻声地唏嘘。略带负罪地看我,打招呼。
每次我离开医院,都告诉自己,坚持!再坚持一把!

2014年的生活状态——谋变,送走我的父亲。

爸是我的精神领袖。
是我最爱、最敬重的人。
他死后这一年,我几乎每个礼拜都能梦见他。
有时候梦境里,我就摸他脑袋,很凉。
我见过很多癌症家属,有个习惯性的动作,就是摸病人的脑袋。
长期的精神紧张,如果某天病人不发烧,就是最大的幸福。
梦里面,我和爸说话。

我说,爸,你不发烧了,你好了啊!
爸说,是啊,我好了啊!
。。。。。。。
2014年,经济上更宽裕一些。
妻还筹划着,让妈陪岳母,报个团,出去旅游一下。

爸的病太突然了。
他一直身体很好,不抽烟、不喝酒、不动怒。

第一次去医院的时候,还和妈生气,说就是感冒,
没想到这一去,就没活着回来。

妈真难。要照顾小家伙,最后把小家伙放到岳母家。
岳母也难,大舅哥的小家伙也得看着。
大舅哥工作很辛苦。
2个小家伙一哭,岳母也跟着哭。
妈还要把我外婆安顿好。
找医生、陪爸爸、给爸爸做饭、看药。
我不在医院的时候,给妈打电话,妈就讲:你爸快好了,两天就能出院了。

妻去年也忙。在外边讲课的老板,很欣赏她,给她大课上。
每年换的新课程,要重新备课。还有科研压力。
妻在医院照顾爸的时候,就在爸床边看书。
爸和她说:每天这么辛苦,咱们回家,不治了。
她说:我们还想再生个孩子,让你看着呢。
爸想念小家伙,就让姐夫拍成视频,放到手机里给他看。
爸最后的岁月里,我的小家伙,成为他的精神支柱。
妈告诉我,没有人的时候,爸就偷偷看小家伙的食品,然后满脸泪花。

爸爸兄弟3个,生了10个孩子,5个男孩,5个女孩。
10个孩子,我是最小的孩子,是唯一的80后。
爸生病的时候,4个堂哥堂嫂如同伺候亲生父母,轮流过来值班。
妈使唤他们,就象自己孩子。
爸死的时候,我没守在身边,我哥哥们在门口给吊丧的人磕头。
爸中间治疗的时候,休克过一次,差点死掉。
抢救过来后,和我说:
别生气,别抱怨,都不容易。

爸死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教研室1个月了。
有个教研室的家伙,给我打电话,问我爸的身体 好点没有?
当时是给爸守灵的第2个晚上21:00。
我说,爸已经出院了。
刚说完,家里来了吊唁的亲戚,家属答礼的时候,姐姐们号哭。
那边电话挂了。
次日早上6:00,又给我打电话,讲已经到了我老家。
教研室的3个家伙,赶了一夜,来参加爸的葬礼。
三十岁了,还能交到这样的朋友。我很幸运。

2014年5月份,爸走后,过了“五七”。
开始抑郁。
师兄很好,让我休假。保持电话畅通、邮件畅通即可。
每天喝酒,刚开始是亲人、朋友陪着喝,
后来是自己喝,自己要酒喝,
自己在家吃饭也喝。

觉得活着没意思。
爸出殡的时候,我在灵棺边上,脸上的黄纸,随着灵车的行驶
被振动下来。
隔着玻璃,我看着爸的脸,就象他睡者了一样。
我送走了他,
谁来送走我 。

小家伙 不让我抱,说爸爸嘴臭,喝酒。
抑郁了2个月。
刚开始大家都认为是心情问题,
后来发现有必要去看医院了。
我喝酒,外婆就坐我边上看着我,也不劝止,就爱怜地看着我。

好朋友联系好了医院,预约了一个很好的精神科医生,
当时说好的,最好不要用药。只是酒精依赖,轻度抑郁。
在准备去医院的前2天,师兄打来电话,
说新项目要上了,你赶紧过来跟吧。

2015年,还在活者和努力活得更好的路上。

苦难长生。



2015年5月22日,上午11:03

年龄及与互联网的磨合度问题,对于亲爱的朋友的鼓励与支持,不能一一回复。万分感恩。
话题的提问者,提出的问题是“中国真的有很多穷人吗?”
我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大体是不符合知乎回答问题的方式的。
本来憋住了,不再想每次把自己结痂的伤口扒开,再一次缝合。

1、穷是,穷厄、穷困、穷难。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它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但它能带来相对安全感。
这一代人,拼命努力,从小努力读书,成年努力工作,
背后的支撑性答案,就是解决“穷”,
包括经济贫穷、机会贫穷、心智贫穷。。。
认识一个在大学美食街出摊卖鸡蛋饼的,我们经常一起聊天
后来熟了,他偷偷告诉我,他一天能净赚1000元,好的话,1500元 。
我问他,你经济条件很好了啊,为什么还这么努力啊?
他沉默一下说,孩子上学,老人看病,自己养老,还要抵抗厄运。

命运的可怕在于,它总在人最得意的时候,不经意给你开个玩笑。

在之前读书的时候,我总喜欢给世界贴上自己以为是其所是的标签:
比如,有钱的生活,应该如何?社会,应该如何?别人,应该如何?
慢慢地磨练,学会了不说话,低着头,隐忍地活着。
知乎上大牛多,高学历的也多,诸位可以回视下,
大部分博士,其实都是家景非常普通的人。
也正因为怀揣着对未来的希望,才不断追求、不断进步的。

人生那么短,其实没什么好抱怨的。
努力了、争取了,也就欣慰了。
人生真正的穷,是人生穷短,给我们的时间太短、机会太少,
来不及爱,人就老了。

2、生死是人生大苦,但也是人间最大的公平。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不管是亲人,或是我们,因死而生,因生而死。
但死亡不是个负面的悲剧,而是人价值呈现的悲壮:
渺小的人类,知晓个体命运终结的必然,却依然飞蛾扑火地抗争,
每一缕小小的火苗,构建了人类今天的文明。
生死真苦,但这是生命的常态。
我们都会这样老去,死去,在尘土中滋养新的生命。
给自己一个理想,一个希望,
让这段孤独的旅程,显得有光,

3、感谢所有人,亦以与众生同行而荣耀。
没有绝对的善恶。
没有永恒的仇恨。
没有必然的因果。
短短人生,所能秉持的只有:
行天之健,以苦为乐,勤苦为荣。

我们都在世间修行。

LIKE OR SHARE IT:

潇夜语发表于日志目录下,标签为,转载请保留链接

TOP DOWN
发表评论

抢沙发, 是一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