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的第一场琐事

前两天把文舅和舅妈送回国了..时间过的真是快且仓促..

他们来是给嘉静过毕业典礼的..为期一个月..

可不幸的是遇上我和小弟家里都添了新成员..所以没有太多机会带他们去玩耍..

我一开始也觉得都二宝了..带出去溜溜没什么事..结果没吃上两顿饭..小丫头就感冒了..

把我吓得只能家里蹲着..

 

更不幸的是把他俩卷进了老妈和老辛的事里来..

我也是做梦也没想到老妈和老辛扯上这种关系(虽然老妈还是一口一句朋友, 但给我的感觉已非这般单纯.)

无论是谁开的头..我一时真是没办法接受..

一个老爸过了30多年头老伴..一个是和老爸生前称兄道弟..真是无法想像..

香花跟我说的时候我还坚持说她是胡扯..

结果真是活久见..

如果只是这样我虽难以接受..但也会尊重老妈意见..

可偏偏老辛这人..平日里就是生活作风不太正派..多少有那么一点风流的传言..

再加上和小孟阿姨还没有完全离婚..

在这节骨眼上搞这出让人很难不揣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和小弟提及此事..也不知道他是有所听闻..还是和我一开始知道一样被惊呆..

起初看他有想过问..后来不知道是不是Becky说了什么..又没有下文..(家里人多就是各种的分歧)

但无论如何..老妈现在是在我家住..所以我再怎么不想不愿意..也得出来说几问..

所以在她和文舅上加州前一天晚上跟她讨论了一翻..意在表明我们的立场和希望她有所顾忌和防范..

但和以往一样..只要是我提出的家庭会议就没有什么好下场..又小吵了一下..

 

之后就是她们从加州回来..直接变本加厉..和老辛凑得更进了..

我是即烦恼也无奈..

香花在这段时间里发挥了她神一样的和稀泥能力..

很事情来说她也许是好意的..但我觉得她真是太过于热心了..

把这事搞的是人尽皆知..诚然如她所以..这事她不说大家也可能猜到..

但大家猜到看到听到都是他们的事..从她嘴里知道那又是另外一种事了..

我也说过她..但女人这事..真是有理说不通..

 

后来文舅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又不是这种奇怪的时间点)..彪叔过来送行..

当然..我现在是分不清他们是来送行还是把香花的话听进去了..趁舅舅还在的时候一起来劝劝老妈..

反正劝说在"我不愿意的开头"下进行了..

可是老妈就是说是朋友..是我们多想了..

可是她表现出来的确实另外一种意思.."这是她的事..让我们少管"

劝说无果..

 

后来送舅舅上飞机回来她又和香花吵了一下..

之后就是绝食抗议..小弟也劝说过..但还是不好使..

烦得我和香花也起了争执..

最后我觉得这矛盾不可调和了..只能让老妈过去小弟家暂住一段..

 

说真的..看着老妈收拾行李走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家里的矛盾又不能一直堆叠..望老妈能理解..

不是儿子不让她幸福..只是我也是有很多无可奈何的事情要顾虑..

 

2019年..这头开的是有点不如意..但有希望就好..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健康快乐..老妈早点过去这槛..香花大宝小宝也快快乐乐..

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回到正轨..

LIKE OR SHARE IT:

潇夜语发表于吐草目录下,标签为,转载请保留链接

下一篇: »
TOP DOWN
发表评论

抢沙发, 是一种境界~